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红花1 »  第十一章 地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一章 地狱

小说:红花1作者:崔友丽
返回目录

    “熙……”

    我到底在做什么呀?

    看着天瑜不知所措的表情,熙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的嘴唇碰到了天瑜的脸颊。熙迅速转身,其实她只是想要转身。

    “不要逃避。”

    如果不是天瑜近乎呻吟的声音,熙会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去,但是——

    “不要那么强烈地躲避。”

    天瑜的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陌生,但是这表情早已深入熙的内心,快得让她有点儿痛苦,伤感得让她难以置信。

    “哪怕不爱我也没关系,别的什么我都不要,只要你让我看到你的反应……”

    天瑜充满深情的话语,让熙的心里泛起阵阵波澜,仿佛有她难以拒绝的巨大旋涡在她的心里搅动。

    我应该杀死天瑜。

    ——因为他杀死了敬武和母亲。

    但是我怎么杀呀?

    ——就是现在,如果现在他完全相信我,肯定就能杀死他。

    快停下来,你到底在干什么呀!

    可怕之极,灵魂深处分明在不停地呼喊拒绝,然而熙的身体还是慢慢地靠近天瑜,最后的理性也向熙发出了危险的信号。

    我是这样的人吗?我就脆弱到这种地步吗?憎恶天瑜却又想得到他的温暖,我是个丑恶的人,我是个矛盾的人。

    两行热泪沿着熙刚刚晾干的脸庞流了下来。

    “熙呀……”

    天瑜吻着熙被泪水浸湿的眼皮,解开了她的衣带。因为天瑜温柔的亲吻片刻不停,熙彻底放松了理性的神经。

    她彻底地、远远地抛开了所有缠绕她的一切。

    我分明会后悔,忍受不住瞬间的痛苦,终于向天瑜伸出了手,可是——

    “我爱你……”

    天瑜的手伸进了熙的衣衫,他的嘴唇随之找到了熙的嘴唇,炽热的暖流顺着熙的舌根渗入她的肺腑。

    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啊,很早以前开始,我就希望有人这样对我,这样抱我,真的希望,真的想被人要……

    熙坠入了甜蜜的地狱。她这样想着,一股强大的暖流迅速充满了她空荡荡的内心。

    寻找不到突破口的热气向着熙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蔓延,熙就像痛饮甘泉,一口气就把那股热气吸了进去,她饥渴的样子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熙呀……熙呀……熙……呀……”

    天瑜不安的声音在熙的耳边响起,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抚摩熙身体的手也变得更加有力。当天瑜清晰的锁骨和健壮的胸膛逐渐暴露在灯光下的时候,熙的纤纤玉手也忍不住伸了过去。

    现在,就让自己直率些吧,我太痛苦了……

    原以为天瑜的胸膛硬邦邦的,实际上却是既健壮又柔软,熙更大胆地伸过手去,紧紧地抱住了天瑜的脖子。

    “……天……瑜……”

    听到熙接近呻吟的轻叫,天瑜抱在熙腰间的手更加用力了,急促的呼吸直接渗入了熙的心脏。天瑜咬着嘴唇,迅速脱去了碍手碍脚包裹着他的所有衣物。

    天瑜的手急切地伸向熙的胸部,紧抓住充满弹性的Rx房。突然的接触让熙猛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两个人视线交织了。那一刻,熙感到强烈的恐惧感撞击着全身,她想再次闭上眼睛,然而天瑜不给她机会了。天瑜没有停止。

    “别躲开,看着我。”

    天瑜亲吻着熙变红的脸颊,抚摩她身体的手渐渐地向下滑去。越是这样,熙越像一个病人,身体不停地扭动。

    “啊……”

    熙最终抓住了天瑜的胳膊,第一次表现出急切的渴望,几乎要流泪了。好像这一刻没有天瑜,她的呼吸马上就会停止,所以她切实希望感受到天瑜那比平时强烈不知多少倍的目光、呼吸,还有体温。

    这不仅仅是“需要”,而是“想要”,她想要天瑜。熙的手也任意伸向天瑜的身体。

    “对不……起。”

    看着熙伸向自己的白嫩的手,天瑜小声说道。熙还没弄明白天瑜的意思,一阵从未感受过的疼痛袭击了她的全身。

    “别……”

    这种陌生的疼痛感不知不觉就让熙的眼圈变红了,就在那一刻,天瑜闭着双眼,用嘶哑的声音在熙的耳边轻声说道:

    “没事的。”

    熙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睫毛抖动了几下。天瑜非常细心,帮熙把散落在额头上的头发捋向耳后,又小声说道:

    “没……事的……”

    这话好像不是对熙说的,而是天瑜的喃喃自语。天瑜额头上渗出的汗珠滴到了熙的脸上。

    瞬间,熙的身体里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感觉。她伸出犹豫了许久的双手,紧紧捧住了天瑜的脸,天瑜紧锁的双眉也解开了。

    不疼,现在没事了。

    熙的眼神说出了她忍不住想说的话。

    “熙……呀。”

    熙无言的许可,让天瑜短暂停止的身体又动作起来。两人粗重的呼吸和炽热的体温混合在一起,让熙什么都来不及想了。

    “对……不起……”

    天瑜好像不表示歉意就忍受不了。

    过了这一夜,我又要变成以前的尹熙。我知道,无论如何,为了消除我的罪孽感,杀死天瑜的想法可能会更强烈。现在,我再也不能在梦中与母亲相见了,也不能追赶正在消失的母亲了,更没有资格为从来没有在梦中相见的敬武而流泪了,所以……

    “你不用道歉。”

    天瑜似乎读懂了熙的想法,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吻。

    “知道了。”

    知道,这个男人也知道。

    天瑜这句话的意思让熙直想痛哭。

    “知……道……”

    天瑜的脸碰到熙的肩膀,渐渐变得潮湿起来。熙感到脑海里空白一片,所有的东西都变模糊了,内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对不起,我利用了你,但是我想要你,此时此刻,我是真心的,我从内心里想要你,想要你……

    熙的视线渐渐模糊了,伤感地看着天瑜。

    啪。

    熙搂着天瑜脖子的手落在了床上。那一刻,她和天瑜之间的甜美感觉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伤感的余温。

    与此同时,

    刚刚结为夫妇的信烋和清娥正在煤油灯下相视而坐。信烋神情恍惚地看着清娥擦了胭脂的美丽脸庞。

    快给我倒酒啊。

    与信烋所希望的不同,清娥就像石头似的纹丝不动,让人琢磨不透。

    “呵,就这样上床睡觉,怎么样啊?”

    信烋声音哆嗦,活像个傻瓜。这么明明白白、直截了当的话,让清娥低垂的眼睛忽地抬了起来,红红的嘴唇动了动,冒出一句充满杀气的话:

    “凶手!”

    清娥的话让信烋脸色大变。过了一会儿,信烋自斟自饮起来,眼睛瞪得溜圆。

    “从今天开始,首先你要洗洗你的嘴巴,夫人。”

    “搞错了吧,虽然举行了婚礼,我也没想把你当成我的男人。”

    信烋端着酒杯的手明显地颤抖起来。清娥看着他,反而觉得可笑,根本看不出是两个时辰之前刚刚结为夫妇的人。

    “你想没想过如何把一个男人当做自己的丈夫?”

    信烋嘲笑地说道。清娥气得脸都红了,抓起面前的酒杯,朝着信烋的脸泼了过去。刷!稍显残忍的声音过后,是沉沉的寂静。

    “刚才还想让夫人倒杯酒呢。一下子泼给我这么多,谢谢了,非常感谢。”

    “别靠近我!”

    “哈哈!开玩笑吧?新婚之夜竟然躲避自己的男人,哪有这么可笑的事。”

    尽管信烋一直在笑,但是他的目光却渐渐地冷却了。清娥已经感觉到危险,于是慢慢地向后退去。

    “太可笑了!”

    “啊!”

    信烋猛然掀翻了面前的桌子,食物四处散落,两人之间照明用的煤油灯也熄灭了。清娥既愤怒,又恐惧,难以支撑身体,一下子跌坐在地。信烋上前,对着她的身体殴打起来。

    “讨厌!嗬!”

    没过多久,清娥刺耳的尖叫便在信烋的猛击之下消失了。

    ——……呀,熙啊?

    充满了无限深情的声音在呼喊着熙,熙不用想都知道那是谁的声音。

    ——熙呀。

    母亲,是母亲!无论何时,母亲总是站在鲜花盛开的地方朝我微笑,感觉很近却又遥不可及。在这之前,我一直努力想去那个地方,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那样的资格了,我又一次杀死了母亲,做了不应该做的事。

    ——熙呀……

    别喊了,母亲,我没有资格再接受母亲的深情了,母亲也知道吧,母亲肯定看到我和天瑜做了什么样的事情,知道了吧?所以,不要再用洞若观火的眼神看我了!

    就在这时,总是在梦中面带微笑的海莲举起了手,纤细的手指指向某个地方。熙把头转向海莲所指的地方。

    谁?

    海莲手指的一道强光之中,有人向熙走了过来,脚步声是那么熟悉。

    “啊……”

    为了看清被光线遮挡的那人的面容,熙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却是房顶白色的天篷。

    “起床吗,小姐?”

    还没等彻底从梦中醒来,熙就听见了这急切的声音,好不容易抬起沉重的身体。阿春好像刚刚进屋,手里还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餐。

    “饿了吧?快起来吧。”

    熙好像被阿春明媚的笑容拉住了,于是坐起身来,忽然又感觉腰间有种奇怪的疼痛感,就又躺了下去。

    “小姐?”

    阿春慌里慌张地走过来。熙也只是瞬间的疼痛,还没到身体动弹不了的程度,于是轻轻摆手阻止了阿春,然后坐了起来。直到这时,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急忙伸手去拉被子,企图逃脱阿春的视线。

    是啊,昨夜我和天瑜……

    昨天夜里的事情,熙还都记得清清楚楚,她什么都记住了。莫名其妙的感情和负罪感相互交织起来,让她心跳加速。

    “小姐,吃点儿东西吧!”

    突然,阿春说话了,让熙脑中残存的情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熙惊讶地看着阿春。阿春红着脸,说道:

    “现在,整个金府都在吵吵嚷嚷,或许要举行婚礼了。”

    熙连自己还光着身子都忘了,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小,小姐……”

    阿春好像很害怕,急忙低下了头。

    婚礼?天瑜和我?绝对不行,昨夜的事只是一时发疯,那不算什么,所以……

    ——我知道。

    突然间,熙想起了昨天夜里天瑜说过的话。那声音总是不停地在熙的耳边回响,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

    到底是什么呀!不是说知道了吗?你知道!

    熙两手捂着脸,低声呻吟。

    “小姐,这……”

    阿春看着深陷感情泥沼的熙,犹犹豫豫地把一个小箱子递了过去。

    “什么?”

    “我也不知道。大人让我在小姐起床后转交给你……”

    天瑜?

    熙感觉很奇怪,立刻打开了盖子,箱子里是堆积如山的碎纸片。

    到底是什么?

    但是没过多久,熙就明白那是什么了。

    “为……什么……”

    这是敬武两年前留给熙的书信,早就被天瑜当着她的面撕成了碎片。

    为什么?

    熙怎么也没想到,这书信竟然还保存到现在,至于天瑜把它送给自己的意图,那就更不得而知了。

    他为什么要给我?好不容易我才忍住,为什么又给我!

    熙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摩着已成碎屑的书信,感觉眼睛发热,鼻子发酸。

    敬武,请不要原谅这个不争气的熙,绝对不要原谅。我……我想要天瑜,虽然只是非常短暂的瞬间,可是我真心想要他。那一刻,我真的想要他,甚至想如果没有天瑜,也许我立刻就会死掉。那一刻,我的眼里只有天瑜。

    “……呜……”

    熙再也忍耐不住了。

    熙无比讨厌自己的身体上还残留着天瑜的体温。如果不盖上箱子,恐怕就无法忍受了。

    谁也不能怨恨,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伸出了手,这是最让人憎恶的。

    “大人来了。”

    就在此时,好像约好了似的,天瑜的面孔出现在房子外面。不知所措的阿春急忙走到熙的身旁,帮她穿上衣服。熙的身体就像风中的花瓣,不停地颤抖。阿春不安地看着熙,然后束手闪开了。

    阿春离开不久,天瑜进来了。与昨天夜里的样子完全不同,天瑜今天显得格外精神。这让熙心底的怒火腾地就上来了,她神经质地扔掉了手中提着的箱子。

    啪!

    熙原以为天瑜会躲开,然而天瑜并没有躲,箱子正中天瑜的脸颊。天瑜的视线从情绪激动的熙转向扔到地上的箱子。

    “为什么……”

    熙口中含混不清地叫道。她径直走到正弯腰去捡箱子的天瑜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为什么!”

    天瑜没有阻止熙,只是做个手势,示意站在旁边瑟瑟发抖的阿春出去。阿春出去之后,熙疯狂地喊叫起来:

    “为什么给我这些东西?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熙异常痛苦的表情和声音让天瑜为之一颤,但他努力保持镇静,注视着熙。

    “你是故意这样的吧!你是故意的!故意想让我忍受罪孽感的煎熬!”

    难以形容的感情爆发了。熙不由分说,举起两只拳头,使劲捶打天瑜的胸膛。天瑜没有制止,像个罪人似的默默地俯视着熙。对熙来说,这却是火上浇油。

    “如果你以为这些东西能让我回心转意,那你大错特错了!”

    “我知道!”

    一声不吭的天瑜使劲抓住了熙的手腕,激动地叫道。熙无语了,不是因为天瑜的叫声,而是因为被天瑜抓住的两只手腕灼热如火。

    “我很清楚,你不会再给我看这类东西。”

    知道?你到底知道什么?到底是什么?

    熙很想问,天瑜所说的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是——”

    天瑜低下了头。

    “我想得到,哪怕是你的同情。”

    天瑜哀切地说道。同时把熙的两只手拿到自己的嘴边,珍惜地抚摩着。熙想甩开,无奈整个身体都像僵住了似的,动弹不得。

    快甩开呀!应该甩开啊!

    熙的心里不停地发出警告。

    “你在为昨天夜里的事情后悔吧。”

    天瑜说出的“后悔”两字让熙突然一惊,她低下头,终究没有与天瑜对视的勇气。

    我讨厌昨夜渴望感受天瑜体温的自己,但是我并不后悔,这是最痛苦的。虽然觉得自己讨厌,但是没有后悔被天瑜抱过。

    天瑜不知道熙的真实想法,继续说话,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幸福得都快疯掉了,你……”

    天瑜声音颤抖,嘴唇亲吻着熙的手腕。熙抬起头来,看着天瑜。

    是啊,最难受的就是这个了。昨夜,想到天瑜也有和我相同的痛苦,不能再那么任意对他,所以就有了那样的感情交流……

    熙闭上双眼,倍加自责。

    “因为,我没有听到要我停止的话!”

    “你的手往哪儿放?”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阵阵喧哗声。紧接着,房门被猛地打开了。

    “哈!”

    原来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瑞妍,还有对熙怒目而视的旅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