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科幻小说 » 狼的侍从 »  第七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七章

小说:狼的侍从作者:崔姝阑
返回目录

    “不知道。”

    就那样叽里咕噜我都能听得见,坏家伙们!

    “该死,我不打!不打!就看你们打架!!!”

    我自己很生气地拉下了脸,但是谁也没有在意我的举动。

    该死的,我不会帮你们了!就算捧住我的裤腿求我帮忙也我不会干的!!

    “好,那我们就开始?”

    “咳,开始吧。”

    徐昌斌嘴角含着凉飕飕的微笑,两手插在裤兜里。

    他的后面有韩壁鲁、“鬣蜥”、申浩元、卢泊德等人站成横列。

    “咿呀啊啊啊啊!!!!!!”

    随即站在五个人后面的“帮派”们往前冲了过去。

    就这样两个“帮派”很快扭成了一团。

    疹人且笨重的摩擦声刺激了我的耳朵。

    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闻到了血腥味儿。

    “确实了不起呀。”

    两帮人的实力差不多,徐昌斌露出很意外的表情。

    啊,这么说……现在这个学校在这个地区最厉害的吗?竟然对抗我们学校的帮派们,都不用说这个帮派很能打架。

    哎呀~没想到还很激烈。

    “喂,你们五个人也不要站在那里,也一起上吧。”

    没想到时间延长了不少,对方学校的老大噗嗤笑着做手势。

    “好啊,好。”

    摆了个流里流气且倒霉样子的五个人一同往前冲了过去。

    卢泊德在眨眼间挥了个拳头。呵!!真快。

    啪!

    “呃啊!”

    有个小子被这一拳打得往后退了几步,嘴唇都裂开了。厉……厉害。

    “咿呀!尝尝我的毛笔挥脚功!!!”

    喊的同时韩壁鲁伸出腿,使劲踹打一个小子的头。

    天哪!毛笔挥脚功,真是整个身体都柔软地弯曲了。

    索性粘点墨水挥打好了。

    “‘鬣蜥’喀啊~!!”

    叭啊——

    “呃哦。”

    没想到“鬣蜥”也非常能打架。动作飞快,拳头也强硬。

    啊,所以他们被称为“帮派”吧,不是因为长得帅的缘故。

    呵哼,正因为有这样的一面,刚开始在游戏厅见面的时候,学生们都害怕他们。哈哈,我以后也得多注意点呀。

    啪!

    又传来巨大的怪音。

    “咿呀~好久没有这么打架了。”

    差点忘记申浩元了。

    申浩元打架打得很火,竟然把人无情地踩成那样,还高兴地笑了起来,他的威力真是不得了啊。

    和徐昌斌对打也不会很差的,与我对打呢,也许差不多。

    五个人的上阵使对方开始惶恐。

    有些小子断了手臂,有些小子头破血流。

    “差不多就投降呗?”

    徐昌斌以冷冰冰的声音说着,还把对方的小子们踩在脚上使劲搓辗。

    最后的小子,很有耐性且打得也很厉害。

    只是一个人对付几个人有点吃亏,再加上打得太久已经没力气了。

    “你们输了。”

    徐昌斌以冷飕飕的声音说着,注视那不知姓名的小子。

    “呼呜……那也不一定。”

    “什么?”

    “哈啊,哈啊,你看那里。”

    小子喘着粗气指指一个地方。我的天哪……!

    约有30名左右的穿黑色校服的人群,脸上挂着嘲笑向这里走来。

    “这些该死……”

    “还有吗?”

    泊德和壁鲁粗鲁地往后撩了撩头发,自言自语道。

    “真是持久战。”

    “我的鬣蜥变成了鬼,会收拾你们的!”

    徐昌斌还有“鬣蜥”怒视着那帮家伙们说道。

    “鬣蜥”说什么话,都会给人一种幽默或风趣的感觉。

    “大不了再干一仗呗!”

    申浩元的话音落下来的同时,只有这5个人开始朝那些30个人冲过去。

    但是这边5个人已经消耗了很多体力。

    都不知道他们飞奔了多久。

    我,反正你们已经无视我了,那就继续当观众吧!!(暗地里却是个小心翼翼的家伙。)

    看到我面带漠不关心的表情,要坐山观虎斗的样子,卢泊德瞟了我一眼,然后皱起了眉头。

    哼——我是绝不会帮你们的。

    我没有在意暗示我帮忙的卢泊德那双恳求的目光转过了头。

    “呵呵,你们只有5个人,能赢得过我们吗?”

    一个小子满脸带着嘲笑,走过来说道。

    徒然,我的心情一下子要跌落下来。

    “呵,那还用说吗?就那么点‘鲤鱼’有什么用?”

    “什么‘鲤鱼’啊?7.?倒像个奸诈的袋狼!”

    申浩元轻轻嘲笑他们,“鬣蜥”拖着方木,开玩笑地望着“帮派”们说道。

    噗哈哈哈,真像个袋狼!!呵呵呵!

    “是啊,那家伙有点像眼睛猴?”

    开着玩笑的韩壁鲁的声音,虽然小子们自己还不知道,但是那已经是个处于紧张状态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太逞能了。

    “我靠!看那些家伙们,长得真恶心,好想吐。”

    在旁边以冷冷的表情扫视他们的徐昌斌,恐怖地说了一句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

    那帮小子们微微颤了一下,没想到他们比这边5个人还要害怕。在跳狗腿子舞吗?怎么拼命地颤动腿呢?

    那帮家伙们只是人多而已,全部像个胆小鬼。

    “我靠!都干什么!!!!还不快给我上。”

    看着不知所措的自己“帮派”成员们。站在最前面的小子喊了起来。

    随着喊声,扭扭捏捏的小子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各自挥起手里的方木。

    唰——唰——

    偶尔听见空中砍过来的风声,方木折断的声音和人们的呻吟声交叉着传了过来。

    “呃啊……!”

    还是30名的人数够多了。很能躲避的壁鲁肩膀被方木挨了一下,呻吟着。

    但是没过多久重新扶着手臂投入决战中去。嗷啊~打得不错嘛。

    “他们是不是怪物啊?”

    “该死的,比传闻还要厉害。真不知惹上他们是对还是错。”

    剩下的几个人自言自语,擦擦流下来的汗。

    “哈啊,哈啊,我靠!真累。”

    卢泊德喘着粗气擦了擦额头上流下来的汗。与他相比,徐昌斌和申浩元还是毫无表情地,好像一点也不吃力地挥着拳头。

    “哈啊,打得不错。”

    我索性找了个位置观看着说。

    “哈哦,哈哦……帮一下吧。”

    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卢泊德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说道。仔细一看,泊德的脸上伤痕累累。

    “哼!不!刚刚不是把我除外的嘛!现在说什么求我帮忙?算了!走开吧。”

    我伸了伸中指,又开始投入地观看打架。

    泊德小子无可奈何地转身奔向战场。

    “咿呀啊啊啊啊!!!”

    唰——

    有个小子从后面向泊德跑来,我霍地站住了。

    卢泊德很快躲过方木,这下那个方木朝我飞快打过来。

    嗒——

    “小兔崽子,竟敢向观看的我挥方木?”

    我头也不回霍地抢过方木嘟囔道。

    怎么会从背地里攻击人呢?虽然目标是卢泊德,但是绝不能原谅差点伤害我的你。

    “让我来告诉你怎么用方木吧。”

    “让……让开!刚刚那是……失误。”

    我用两手啪啪地拍着方木靠了过去,那小子颤了一下,开始往后退步。

    还说什么失误呢。是嫉妒我太英俊,要过来毁掉我的脸吧。我绝对不能原谅这样的你。

    世界上所有嫉妒我容貌的人都应该消灭掉。呵哈!呵哈哈哈哈。

    “好。现在让我收拾你吧。”

    “呃啊啊啊啊!!!!”

    我噗嗤笑着一挥方木,那小子自己就吓得瘫坐在地上,死活不想站起来。

    那好,我就继续观看他们打架吧。

    我简单处理了那个拿着方木要击我的小子,然后抱着自豪的心情重新占了个位置。

    但是奇怪,很多视线都朝向我。

    “他是谁呀?”

    “我也不知道。看校服,好像是c高的小子。”

    “也是‘帮派’成员吗?头一次见呀。”

    刚刚倒下去的小子喊出来的悲鸣声太大了吧,对方帮派的人们们都聚在一起讨论我,都疑惑不解的样子。

    “是不是路过的人?”

    “不会吧,不然,干吗那么危险地挥方木要砸勇八呢?”

    “是啊,会不会是疯子?”

    能不能小声点叽里咕噜啊?我都能听得见!!…

    我的情绪相当不好,一步一步向他们靠过去。

    以前我的存在那么渺小的吗?

    “啊,不过长得很帅啊。”

    “c高还有我们不认识的那样小子?”

    “不过,看上去那么瘦弱?以那细胳膊怎么拿得动方木?”

    看着我的外表,那些小子们不可思议地议论。

    “那小子还没走吗?”

    “我也不知道。”

    认真打架的申浩元和徐昌斌看着我说话。

    咿咿咿咿……!那,小子们!!

    “不管了。反正挺厉害的,那窝囊废也一起干掉吧。”

    看起来像个老大的家伙以不友善的目光看着我,然后对几个“帮派”成员命令道。

    说什么?窝……窝囊?

    “啧,可怜呀,不过看到那俊俏的脸蛋,总想忍不住要毁掉它。”

    “切,没有办法,那就开始吧。”

    两个家伙啧着舌头向我走过来。

    “嗨嗨……我是不想打架的……”

    唰——

    “不想。”

    我露出不自然的微笑,表现出不想打架的样子。但是他们还是向我的脸上挥了拳头。

    我用一只手挡住那个拳头,然后露出凉飕飕的表情。

    “我改变了主意。”

    我把那个拳头拼命扭了过去,然后微微笑了起来。

    “呃啊啊啊啊!!!”

    “喂,悲鸣也不能这么大声啊?”

    “你……你也是‘帮派,吗?”

    “呵嗯,是又怎么样?”

    “怎……怎么你这样的人物都没有传开呢?”

    那小子胆战心惊地吞吞吐吐问道。我靠近小子蹲了起来,然后——

    “那是因为……”

    “……”

    “我也不知道。”

    我的脸上盛开了笑花,随即用脚猛踢那小子的下巴,鲜血到处散飞。

    “切,我这个完美的容貌还没传开,有点委屈了。”

    回想刚刚那小子说的话,我遗憾地吧嗒了嘴。

    然后处理最后一个小子后,啪啪——拍了两只手。

    愣在那里的5个人,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相望。徒然我的情绪开始低落下来。这是怎么啦?

    “怪……怪物!!!!”

    卢泊德小子以发白的脸观看怪物的眼神恐惧地望着我,-然后喊道。

    “看这些尸体!!!!”

    随即大家看到了尸体般躺在那里的小子们,申浩元先开口道。

    什,什么呀~我只是处理了那些要毁我脸的家伙们而已。

    “哈哈,确实了不起呀。”

    “哇~宝德真了不起~”

    壁鲁和“鬣蜥”响亮地拍拍手,使劲夸奖我。

    “你是人吗?”

    传来了疹人的冷飕飕的声音,不过包含了很多惊讶的成分,那就是徐昌斌的声音。

    这……这帮人为什么把我当怪物看呢?我只是弄倒了几个人而已嘛。

    看来我是弄倒了不少人。哈哈哈哈哈。

    “什么呀,打倒没几个人,有那么大惊小怪吗~”

    “说这是没几个人。”

    我嘴角露出微笑,似乎不值一提的样子和小子们说。申浩元面带腻人的表情,“鬣蜥”向我走过来深刻地说。

    “他肯定是从外星来的外星人。”

    刚开始没有想到要帮忙,但事实上已经帮忙了,所以我堂堂正正地大声喊道。

    “我靠!帮你们忙了还这样啊!!!!!”

    “我们自己也可以收拾的。”

    “什么?!!!!!”

    浩元的话一出,我勃然大怒地嚷道。然后为了强调我已经生气了,腮整得鼓鼓的一个劲地自己嘟囔道。

    “咳咳,你真可怕。”

    “对,浩元,去向他道歉吧。”

    “鬣蜥”可爱地一叨咕,一直毫无表情的徐昌斌对申浩元说。

    “我为什么要道歉!!”

    申浩元不可理解地反驳着,这回卢泊德在旁边也在说他。

    “老实说,他是帮我们的忙呀。”

    申浩元无可奈何地走到了我面前。

    “啊啊,是,谢谢你!怪物宝德码卡。”

    然后讲了些带刺的言语。

    这不是趴着接受大礼吗?再加上说我是怪物?宝德码卡?心情真糟糕。切切。

    反正你们这些小子是不应该帮的。为了表示更生气我使劲嘟着嘴。

    “啊啊,对,感激不尽,感激不尽呀!”

    说着,申浩元把我的头乱搓一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呃啊,真恶心。

    啊,对了……

    “小子们!小子们!!!现在到10点了!!快点放爆竹吧!!!!!”

    已经是黑漆漆的夜晚了?

    “已经这么晚了?”

    我的话说完,望着天空的卢?白德也说道。

    “喂,‘鬣蜥’,刚刚把爆竹都放哪儿了?”

    韩壁鲁以被吓了一跳的目光对“鬣蜥”嚷道,“鬣蜥”可爱地微笑着说“在这里,这里~”,然后开始挖地。

    大家都用看疯子的眼神望着他,没想到过了一会儿真的从地里挖出来了爆竹。我们的表情都显得很惊讶。

    “鬣蜥”理直气壮地把爆竹递给了我们。

    再没地方放怎么会埋在地上呢?这小子是不是真的疯了?

    “哪来的爆竹?”

    刚刚不在空地的徐昌斌奇怪地问道。

    我把脸贴在徐昌斌的耳朵上小声嘀咕着。

    “呼呼,我们要玩放爆竹呢。你也来吧。”

    我把他拉到我身边。刹那,那小子的脸一下子红起来了,咦,是不是我的错觉呢?

    不管怎么样,我们开始玩起了放爆竹。

    “先放那个陀螺样子的爆竹吧。”

    申浩元看着小小的爆竹,用打火机点上火。小火在导火线上燃烧着,过了一会儿。

    啪唧唧唧唧。

    “呃啊啊啊!!!!”

    那爆竹真的像陀螺似的转来转去。

    申浩元吓得塌坐在地上。

    “该,该死!我不点了!谁过来点火吧!!”

    自己觉得害怕,就乱发脾气。啧啧。

    “我来吧,我来点吧。啧。”

    我啧啧着舌头,从申浩元那里接过打火机。

    放哪个爆竹好呢?对了,像放喷水机喷出去的吧。

    “这个真漂亮。”

    我自言自语道,然后点上打火机。

    “啊,烫死了!啊啊啊!手给烫了!!!”

    我能输给打火机嘛!我用嘴呼呼~吹了一下拇指,然后又点了打火机。

    “啊,烫死了!!!我靠!!我不点了!!!!!”

    又给烫着了。我扔了打火机,往后退了几步。小子们都面带荒唐的表情。

    “该死的,气死人了!!”

    “你这小子!!找死啊?!干吗要踩它?!”

    “(伸舌头)~”

    我发着脾气踩打火机,申浩元的嘴里冒着火。但是因为刚才点打火机已经筋疲力尽了,所以伸了伸舌头故意气那小子。

    “你们真幼稚。”

    徐昌斌不屑地看着我们俩,小声嘀咕道。

    臭小子,找死啊!!

    “呼~你连打火机都不会用吗?”

    卢泊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跟我说道。卢泊德君看上去还真傲慢。我压着很想揍扁那小子的冲动,开了口。

    “都怪你,因为你的打火机有毛病。”

    “怎么能怪我呢!!是因为你不会用呗。”

    “别开玩笑了!!谁让你的打火机有问题!”

    我们两个争来争去的,竟说些无聊透顶的幼稚的言语。

    韩壁鲁打量着我们俩说。

    “时间不早了,不管是谁快点开始吧。”

    “呵呵~那我点吧!!”

    韩壁鲁说了一些合理的话,“鬣蜥”点了点头,咔嚓一下把打火机点着,然后举起了一个爆竹。

    这才结束了我和申浩元幼稚的争吵。

    “哎哟,笨蛋怎么这么多。”

    默默看着我们的徐昌斌用手往后撩了撩头发,不屑地说.道。臭小子,找死啊!!你在瞧不起人,是吗?!!笨蛋只有一个申浩元就够了。

    “好了,现在开始‘鬣蜥’点火了~”

    “鬣蜥”在蝙蝠爆竹上点了火。因为那个爆竹形状像个蝙蝠,所以肯定是蝙蝠爆竹。

    随即火花开始着了,“鬣蜥”把那个火花放下来。

    噼哟哟哟嗯!!

    “啊啊啊啊!!别过我这里来!!!!!!”

    随即那个爆竹吸铁石般开始追着申浩元。

    申浩元看着突然追过来的火花,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

    “咦?失误~”

    “鬣蜥”以可爱的动作举起拳头啪——打了一下自己的头。这家伙真是没有责任心。乍一看还有点可恶。

    “‘鬣蜥’!!!!你这个畜生!!你把那个扔向我这里,我可怎么办~!!!”

    突然很害怕爆竹朝自己过来,申浩元开始悲鸣。

    “噗哈哈哈!!胆小鬼!!胆小鬼!!就因为那么一个爆竹到处逃跑啊!”

    “呃啊啊啊!!宝……宝德,你这小子!!找死啊!?”

    “噗哈哈哈哈!!绝不会因为害怕爆竹的申浩元而死的。”

    我观看到处逃跑的申浩元,开心地大声笑道。

    哈哈哈!!我抱着肚子笑个不停,这下那小子朝我的方向奔过来。

    “呃啊啊啊啊!!别……别过来!!!!!”

    “这回让你尝尝厉害吧!!卢宝德!!!!!”

    我霍地站起来,开始逃跑,那小子从后面紧紧地跟过来。

    火,火花朝我的方向飞了过来!!呃啊啊!!救救我。(刚刚拼命取笑浩元的那个宝德哪儿去了?)

    “他们玩得真开心呀。”

    卢泊德翻着袋子嘀咕着,看有没有更好玩的爆竹。旁边面带微笑的壁鲁接了口。

    “就是啊。”

    你们怎么那么清闲!!不帮帮我呀?!!!!求你们让这个爆竹停下来,好不好?

    “申浩元,求你了!!千万别跟过来!!!!!”

    “该死!谁让你嘲笑我了!?看你那德性,你自己也害怕!”

    “别哕嗦!!!!”

    我闭上眼睛以全身的力气跑着。我以最快的速度跑着,爆竹却更快地跟了过来。

    谁买的这种不良品!怎么会总是跟着人呢!!!

    “鬣蜥”看着逃跑的我和浩元挠挠头,可爱地瞪圆眼睛。对,点火的就是你!!你最可恶,知道吗?

    “噗。”

    “学长?”

    “呵!玩得真开心呀。”

    徐昌斌突然笑了起来,三个人惊讶地睁大眼睛。

    传为无比冷酷的徐昌斌,能看见他这么开怀大笑真是难得。

    “怎么这么挡害呀!?”

    很多小子还躺在地上,我踩着他们发一顿牢骚。

    因为他们是绊脚石,我想跑都不能尽情发挥腿脚工能。

    “喂,干吗要踩我们无辜的‘帮派’?”

    “你不也踩了嘛!!”

    “该死的!!”

    我的话一落,申浩元似乎很尴尬的样子,咬紧了嘴唇跑了起来。

    呃啊~那个爆竹什么时候能灭掉啊?

    “他们可真邪恶。”

    “是啊,还乱踩着人。”

    壁鲁和“鬣蜥”看着被宝德和浩元乱踩着躺在那里站不起来的“帮派”们,表示同情。

    “学长,是不是要采取什么措施才行呀?”

    “要是觉得疼,自己会起来的。”

    泊德非常严肃地问道,但是昌斌眼中没有这帮人似的随意说出。

    “只要不来这里就好了。”

    徐昌斌小声嘀咕着。

    “学长,知不知道你更邪恶啊?”

    小子们还不太适应徐昌斌的这种样子。

    “呜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随即,宝德和浩元很快转了一圈空地,然后向他们飞跑过来。

    “呜哇哇哇,闪……闪开!闪开!!!”

    我和浩元同时喊了起来。

    “呵呃!”

    “那……那是什么?”

    “呃啊!!别过来!!!!”

    “快给我闪开!”

    他们4个人看见我们飞快向跑过去,一时不知所措。结果,连躲开的工夫都没有,就被压倒在他们的身下。

    啊哈哈哈哈!!对,对不起。不过都怪你们没有及时躲避。自古以来人要是感到危险,就应该赶快躲避呀。

    “呃啊啊啊啊!!!!!!!!”

    随着咣当咣当的响声,6个人以稀奇古怪的姿势摔倒在地上。

    浩元和我对视了一下。(心怦怦直跳。)

    “哈啊……终于停……停止了。”

    我尴尬的转移了视线,却看不见追着我们过来的蝙蝠爆竹。

    “给我快点起来。”

    徐昌斌低声一说,小子们个个呻吟着站了起来。

    “真疼。”

    卢泊德拍拍屁股站了起来,“鬣蜥”呜呜地眼睛里含着泪水。

    “干吗向我们奔过来?!”

    徐昌斌努力掩饰刚才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冷冷地对我说。

    噗呼,先拍掉粘在头上的沙子再说话吧?

    “当然是死也一起死,活也一起活的意思啊!”

    “那叫做水鬼?”

    “千真万确。呵呵。”

    小子皱着眉头,看起来挺可爱的。

    “我靠!‘鬣蜥’!!谁让你买不良品了!!”

    申浩元一屁股站了起来,以涨红的脸抓住了“鬣蜥”的衣领,凶恶地说道。

    “哇~那不是你买的吗?”

    “鬣蜥”这么一说,举起拳头的申浩元就停止举动。

    “我?”

    “对啊!”

    疑惑地又反问了一句,只见“鬣蜥”点头用他那淳朴的眼神望着申浩元。

    “……”

    申浩元沉默了片刻。

    “你敢骗人!?”

    “不!我没骗你。”

    “你死定了!!快老实交代!”

    说着申浩元猛然抓住对方的衣领摇晃着威胁他。

    泊德在一边啧啧舌头,徐昌斌这才发现自己满头的沙子,啪啪——打着。

    “你这小子!!”

    “呃~~”

    申浩元大声喊叫,“鬣蜥”胆怯地闭上眼睛。申浩元,快老实交代!在我看来,倒像是你为了不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而挣扎。

    “小子们。”

    七手八脚趴在地上的韩壁鲁一脸严肃地喊道:

    感觉不对劲?

    “干吗?”

    申浩元连续掐着‘鬣蜥’的脖子,不耐烦地问道。

    “那边的火着起来了。”

    “说什么呢……天哪!”

    “慌什么……哎呦!!”

    申浩元和“鬣蜥”顺着韩壁鲁指的方向扭头看去,吓了一跳。

    “喂,你们都傻站在那里……干吗!”

    “你们疯了吗……呃啊!”

    卢泊德与徐昌斌才发现怎么回事。

    呃?这是怎么回事?我也为了看个究竟,把目光迅速转向了他们注视的方向。

    “救……”

    我也像个惊醒的兔子张着嘴巴一时不知所措。

    接着传来叫喊声。

    “救命啊!!!!!”

    我们六个悲鸣着,开始向四处逃亡。

    啪吱吱吱。

    起因是刚才那个蝙蝠爆竹的余火恰巧落在了卢泊德玩过的烟花爆竹包里,使得里面的爆竹更加自由地燃烧着。

    没走出几步,爆竹们就蹦着火花开始旋转。

    噼啪……噼啪……

    噼唔唔唔唔——

    砰砰……砰砰……

    结果,大量的爆竹开始爆炸了。

    声音就像五雷轰顶。

    爆炸时发出的五颜六色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夜空。

    绚丽多彩,美丽醉人。

    噼唔唔唔唔——

    “别…别跟着我啊!!!!”

    浩元连忙躲避冲向自己的爆竹。

    “‘鬣蜥’,你这臭小子!又买来了一大堆劣质品!!”

    “那都是口口…你买来的!!!”

    “什么?还敢狡辩?!!”

    申浩元不停地骂着“鬣蜥”,逃跑着。

    “靠!这些讨厌的劣质品怎么总是跟着我啊!!”

    申浩元不耐烦地对跟随自己的爆竹,大声抱怨起来。

    看来,那些东西肯定非主人莫属啊!!要不老跟着他干吗?

    “我都多大年纪了?还要逃跑……”

    徐昌斌受到的打击好像不小,以忧郁的声音自言自语着,在我身边躲来躲去。

    “呼哧~呼哧~韩壁鲁!你怎么不早说啊!”

    “现在知道也不迟啊!?”

    泊德嘲笑着韩壁鲁,韩壁鲁则理直气壮地回答。

    两人仍在拼命的躲避爆竹的骚扰。

    烟花爆竹的五彩幻影也让夜空变得无比美丽。

    哈哈!真的很好看!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这么美丽绚烂的烟花爆竹。

    “哇哇哇哇哇!!!!!”

    更多的爆竹爆炸,顿时,小子们同时惊叫着。

    在我看来也不算那么惊叹不已的。

    噼唔唔晤唔——

    最后一缕烟花灭了,我们也疲倦地扑腾坐在地上。

    “哈啊,哈啊!差点儿没命啦。”

    跑得最多的申浩元上气不接下气地叨咕。

    看他额头上点点汗珠,能感觉到他跑了多少。

    虽然也有惊吓带来的虚汗。

    “哈啊,哈啊,口口。坏蛋申浩元~怎么会买来劣质品?”

    “瞧!头发都给烧焦了!”

    可爱的“鬣蜥”哽咽着责骂申浩元,韩壁鲁则在一旁无耐地抚摸已被烧焦的头发。

    我的头发会不会也烧焦了呢?

    “还算幸运。”

    卢宝德抚摸着安然无恙的头发暗自庆幸着:你们看我的头发,多么顺滑充满弹性呀!

    “靠,是哪个混蛋买的劣质品??真丢脸!!”

    回想起拼命躲闪爆竹的自己,徐昌斌觉得有些羞愧,通红着脸往后撩了撩头发。

    一群帅小子聚集在一起,真像个花坛。

    “疯了?你傻笑什么?”

    “少说废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